艾瑞克的 Hexo 空間

[雜念] 台灣技職教育的危機與轉機——Maker 型技職教育 全文網址: 台灣技職教育的危機與轉機

本文發表於1308天之前,文章內容可能已經過時,如有疑問,請聯繫作者。

原文網址: http://mag.udn.com/mag/news/storypage_preview_only.jsp?f_ART_ID=513875

還滿喜歡這篇文章裡的一些論點

 

● 前言

在資訊工程領域裏,我們經常看到一個現象,那就是很多外科系半路出家的程式領域人才,實力都非常堅強,而且通常在產業界表現傑出。但是相反的,很多資訊工程系畢業的學生,連程式都不會寫,而且畢業之後通常不走資訊領域,從事的工作也與所學無關。

這樣的現象,讓我開始思考,究竟在人才培育的過程當中,大學應該扮演甚麼角色?而一個大學資訊工程系的老師,又應該傳授給學生哪些知識呢?

● 資訊領域的擴展

在我大學的時代,電腦領域還沒有像現今這麼多元與豐富。那時候我們不知道甚麼是「網路」,還沒有見過「視窗」環境,每個人手上拿一個容量只有 360k 的磁碟片,插進電腦磁碟機後,就可以開始寫程式。

但是現在,我們一開機就上了網路,用 Google 隨隨便便就可以找到全世界任何地方的程式與資料,臉書上面的好友成千上萬,每個人關注的焦點都不太相同,即使同樣身在資訊工程系,但是大家的研究方向與專 長都差異甚大,同一個科系的老師間都不知道其他人到底在研究些甚麼?不同領域者寫的論文往往其他領域的人都看不懂,然後每個人都專注在自己的領域當中,沒 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理解整個產業與學術的整體現況。

資訊工程領域,從軟體到硬體,又可以分為「硬體、韌體、系統軟體、應用軟體、網路、動畫、遊戲、人工智慧、資訊管理」等領域,而每個領域又可以進一步細分 成更多的子領域,像是硬體可分為「數位或類比」的電路,而系統軟體又包含「作業系統、編譯器、組譯器、虛擬機、…」等等。

● 研究與產業的分化

於是,我們的學術研究,也就這樣的區分再區分,區分到極為細小的程度,就成了一個研究主題。而一個資訊領域的研究者也就這樣在一個細小的主題上研究了一輩 子。或者採用另一種功利的做法,在國科會的補助利誘下隨波逐流,神經網路技術熱門的時候就去做神經網路研究,雲端技術紅了之後就突然變成了雲端專家。

然後,產業界也有類似的細分情況,做電路板的一直做電路板,寫驅動程式的人一直寫驅動程式,做晶片的區分得更細,從「設計軟體、蓋晶圓廠、電路設計、 VHDL、Verilog 設計、製程、光罩、封裝、測試……」,每個人幾乎都只熟悉他的那一小部份。而整體的產業,就在這種情況之下被切割得支離破碎,但也因此而能透過專注與分工 建立起龐大且複雜的工業體系。

在軟體方面,每個程式語言通常都各自形成一套體系,即使同樣在網站設計領域,寫ASP的通常不懂怎麼寫 PHP,寫 PHP 的又不懂 Ruby on Rail,當然這些人對 C/C++ 所形成的系統程式也會有隔行如隔山的感覺。

● 當今資工教育的反思

於是,當一位沒有技術背景的高中生,進入到大學資工系的時候,勢必感到徬徨、困惑與焦慮。

當他從「計算機概論、微積分、機率統計、線性代數、離散數學、工程數學、程式設計、電子學、電路學、數位邏輯、資料結構、演算法、系統程式、組合語言、作 業系統、編譯器、軟體工程、專案管理、視窗程式、動畫設計、遊戲設計、行動裝置程式設計、網路概論、網路管理、網路程式設計、TCP/IP協定、無線網 路、人工智慧、神經網路、資料庫」等等一路修上來,即便經過了大學長達四年的訓練,也往往只能走馬看花,而難以成為真正的專家或技術高手。

但是對那些從「數學系、哲學系、社會學系…」等領域半路出家,某天突然想到要跨入程式領域的非本科人士而言,他們根本就不會去學那麼多的東西,而是從 一個他有興趣的主題,例如架設網站、或者寫手機程式開始,一路採用「做中學、學中做」的方式,不斷的進行「思考—實作—思考—再實作」的循環,直到自己在 那個領域能夠悠遊自在、無所掛礙,然後他們就成了該領域的傑出人才。

於是,我們不禁要問,那些大學資工系為何要教那麼多樣化的課程,但卻又培養不出優秀的技術人才呢?

● 資工教育的另一種可能

我們是否應該採取另一種方式,學習「半路出家那些人」的訓練方式,來設計「資訊工程科系」的課程呢?暫且讓我們想想看這樣的方式會不會更好!

假如有個大學資工系,該科系所設計的課程就是為了要培養「專業的程式人才」,於是當他們看到像 Xdite 這樣從數學系來的人可以成為 Ruby on Rail (RoR)網站設計專家,就決定了要朝這方面設計課程。於是他們重新設計了整個課程,如下所示:

 

❝  Web 概論、HTML 、CSS、 JavaScript、 Ruby、 Rail、 Ruby 的系統軟體、網站效能分析與調校、AJAX、Rubygem……  ❞




此時,假如那些來念這個科系的人都非常確定自己要成為 Ruby on Rail 的專家,而且動機超強,那麼或許這個科系有機會培養出這方面的傑出人才。

但如果有些學生並不想學 RoR,而是想做嵌入系系統,那麼又會如何呢?

● 如果我是個高中生

假如,我回到高中時代,從新選擇念一次大學的話,我會怎麼念呢? 我時常在想這樣的問題!

如果我想要成為Ruby on Rail (RoR)的人才,那我很可能會選擇不念大學,而是直接找到一個RoR高手,或者一間採用 RoR 的公司,然後直接跟著那位高手,或者到那家公司去工作,透過這個過程學會整套的技術,並且不斷的透過網路社群與開放原始碼的交流,並將設計作品放上 github去,讓自己在不斷的磨練當中成為RoR高手。

當然,一定有人會說,程式語言就像流行服飾一樣,一下子就過時了,當你訓練自己成為 RoR 高手之後,或許 RoR 就已經過時而沒用了,這樣的訓練又有甚麼價值呢?

但是,會這樣說的人,通常不太瞭解,當我們學習 RoR 的時候,其實學到的並不只是RoR,而是一整套的程式設計概念、環境、工具與模式。於是當RoR過時的時候,我們很快就可以學會另一套更新更好的技術,只不過採用的程式語言與架構有所不同罷了。

當然,技術的變化也有可能非常得大,大到讓一切所學都得重來,就像台大校長李嗣涔年輕時所碰到的,從「計算尺」變成「真空管」的時代,或者從「真空管」變成「積體電路」的情況,那過去所學的硬體技術很可能都會被廢棄而難以使用了。

但是,一但碰到這種大變化時,我們也只能不斷更新自己,努力的尋求跟上時代的方法了。

不過即使碰到從「計算尺」變成「真空管」的巨大變化,大學裏所學到的「物理學、微積分」等課程,仍然不會過時,這或許是為何大學要強調那些基礎學科的原因了。

但是,有利必有弊,這些基礎學科,雖然很重要,但是在產界實務上並不容易產生直接的幫助 (不過對理解上卻很有貢獻),而這也正是「技職教育」與「大學教育」兩者之間的不同點。

所以在技職教育上,或許我們可以開設像是「程式設計系、RoR 科系、 Web設計系、麵包烘培系」,然後在一兩年之內培養出優秀的人才,這種做法其實有點像補習班,但卻是納入正規教育的結果。

就我所知,印度軟體產業的最重要人才培養機構,並不是大學,而是資訊職技訓練班 NIIT 與 Aptech,而這正是我們的教育體系所缺乏的一個重要元素,因為我們的技職已經大學化了。

● 如果我決定念大學資工系

假如我真的決定去念大學資工系,那我想要的,應該就是可以探索「軟體、硬體、網路、動畫、遊戲、人工智慧」等等各個領域的自由,因而決定給自己一段較長的 時間,去學習與沉澱,去體會大學生活,去感受無拘無束的學術氣氛,去和一群優秀的夥伴切磋互動,而不僅僅是為了取得學位而已!

當然,現在台灣的大學能否提供這些,我是有點悲觀啦!

即使大學裏沒有,但是學習早已無國界,網路上的資源,像是MOOC、開放課程、開放原始碼、各種社群等等,絕對會有讓我們不斷學習的機會,只是要自己去尋找而已!

學校並不是工廠,不單只是負責生產人才的地方,但是學校有責任提供一個讓人成長與學習的環境,如果這點都做不到,那這所學校就不再有價值了!

● 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嗎?

有人說:「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」這句話其實是有點道理的!但是把大學當成高高在上的研究機構,而貶低技術或職業訓練的價值,我想是誤解了這句話的含意。

大學不能只是職業訓練所,也提供更寬廣的研究與探索空間,但是大學裏開設職業課程並沒有甚麼不對,把技職教育貶低也不能讓大學感覺更高尚。

在一個開放的社會裏,需要技職、也需要大學,大學可以教授技術或職業課程,但是技職則提供了一個更密集學習技術與職業能力的環境。事實上像是美國的麻省理 工學院(MIT)與加州理工學院(UCLA)等著名的理工學校,正是一群教育工作者將德國技職教育帶回美國所創造出的成果。

在一個多元的社會裏,應該能夠容許各式各樣的教育模式,讓學習者能夠根據性向與志趣選擇他們所想要的學習環境,而不是大家都朝著那種看來比較高級的大學去擠,這樣的想法只會讓整個社會更加貧瘠,學習更加無趣而已!

● 技職教育的新機會

在台灣,電子資訊類的二專體系似乎已經滅絕了,這點我們可以從技訊網中清楚的看到。

即使如此,二專體系的滅絕,我認為反倒為密集且短期的技職教育,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可能性。

由於台灣的技職已經高教化了,導致技職與大學同質性過高,這在學歷報酬遞減,大學生求取好工作相對困難的今天,大學對學生的吸引力勢必會逐年下降,加上少子化衝擊的結果,未來高等教育的品質勢必大幅的下降 (其實現在就是這樣了)。

假如我們能創造出一所像 NIIT 或 Aptech 這樣的技職教育機構,提供為期一到兩年的高品質短期技術訓練,那我想在在大學充斥的情況下,這種密集的訓練反而會是一個亮點。對於那些有心從事此類工作, 但是卻不想耗費四年在大學裏閒晃的同學來說,這樣的教育方式會更緊湊而有效。

這種教育機構最好能採用住校的方式,讓大家密集的取得想要的技能,然後快速的到職場上去工作,而這也是 NIIT、Aptech 等機構之所以成功的原因,也是我認為台灣技職教育可以學習的新方向。

● FabLab、Maker 與技職教育

最近台灣的電子資訊產業已然走向下坡,產業裏的一些人才也紛紛在思考創業的可能性,而高等教育在少子化的衝擊下也逐漸面臨崩潰甚至倒閉的命運,像是高鳳、永達等學校都是很明顯的案例。

但這代表台灣應該退出電子資訊產業,或者不需要再訓練這方面的人才嗎?

我的看法是,剛好相反!

因為危機就是轉機,台灣電子資訊產業過去幾十年經過實戰磨練出來的那些人才,有很多人其實懷有滿腔的熱情,願意投入高等教育,但是礙於大學聘用上的一些規定,讓他們無法將所學的技術傳承給下一代。

如果我們能夠成立一些可以取得學歷的技術教育機構,然後聘請這些經過產業洗禮的人才來教授實務技術,就可以避開現今台灣高等教育過度重視論文,輕忽實務的 缺陷。這樣不僅能平衡目前的高教生態,也能讓電子資訊產業的實務技術得以傳承並繼續發揚光大,可以說是一舉數得的好事啊!

● 打造全新的技職教育

這兩年,我看到一群有心的科技人才,開始關注教育的領域,像是洪堯泰耗資千萬自費創建了 Fablab.Taipei,提供大家一個學習與製造的空間。而系統程式高手 jserv 開始到成功大學開設嵌入式系統的課程,教學生自己撰寫作業系統,動手打造真正可用的裝置。我們也看到 OpenLab.Taipei FabLab Tainan FUTUREWARD 等 Maker 組織都逐漸的成立了。

我想像著,假如有機會重新打造一所新的技職學校,我們該怎麼做呢?

如果這所學校,能搭配 Maker 自造者的精神,將 FabLab 這種結合創意與工廠的方式引進學校,讓學生可以透過一系列的課程,學會從「模具、車床銑床、CNC、電路設計與印刷、單晶片、控制程式」等硬體技術,一路 到「軟體、網路、動畫、遊戲」等等領域,就可以讓技職體系的特色完全突顯出來,我認為這是台灣技職教育與產業接軌的最佳機會。

這所學校的學生不需要事事都懂,他們只要在「做中學、學中做」的過程中學習到「如何學習的能力」就夠了!

所謂的 Maker,不就是結合了工匠與研究精神,想做甚麼,就能自己動手做出來,然後盡情發揮創意的那種人嗎?

新一代的技職教育所要培養的,就是這種融合了工匠與研究者精神的 Maker 啊!

● 更早的職業教育是否可能?

假如,我們真的擁有了這樣優質的 Maker 型技術學校,那麼、我們的下一代真的需要接受大學教育嗎?是否他們只需要接受專科教育就夠了呢?更或者、他們只需要接受高職教育就夠了呢?

甚至我們是否應該提供一種教育的選擇權,讓他們有機會在國中就開始接受職業教育,經過三到六年的訓練之後,可以選擇在15歲或18歲就可以投入職場,而不需要多花4到7年去接受高中或大學教育呢?

從「資訊科技」的角度看來,這未嘗不可,而且將會是一個相當有吸引力的選擇。

因為我們看到許多優秀的 Maker 與程式人,都在非常年輕的時候就展現了技術能力,對於他們而言,大學或高中教育,根本就是不必要的時間浪費啊!

● 從小學習當一個 Maker

就我所知,德國的技職與學術教育的分流從國小五年級就開始了,這看起來實在非常早,仔細想想後卻是非常有道理的。

因為一個小學四年級的學生,其實已經具備了母語「聽、說、讀、寫」的能力,對於數學的「加、減、乘、除」也已然熟悉了,這些能力已經足以應付日常生活,並且做為進一步學習專業的基礎。

在我們的教育中,國小五年級到高中這一段漫長的時間裏,所學習的主科不外是「英、數、理、化、史、地、社會」等等科目,但是沒學習這些科目並不妨礙技術的 學習。舉例而言、我們真的要學會「求解聯立方程式、幾何學、英文、牛頓力學、化學元素週期表 …」等等內容才能去學習「資訊工程」嗎?

就我個人的想法,我認為根本不用!

勉強來說,英文是有需要學習一些,才有辦法開始學習「程式設計」,但是我們也可以先教那些「程式語言裏會用到的英文詞彙」,像是「if, for, while, function, do, main, var, char, int, float, double」 等等關鍵字,然後就直接讓這些「小小程式人」上戰場去進行磨練,這樣的學習或許更為有效,更適合那些想走實用技術的學生也說不定。

因此,我們設計出了下列的課程與銜接方式,讓想學習程式領域當一個 Maker的人可以有各式各樣的學習組合,他們可以選擇「小學畢業、國中畢業、高中/高職畢業、或大學畢業」時出去工作,而且隨時可以回來銜接更進一步的 教育,這樣的安排或許比現在硬梆梆的教育體制會好得多啊!

 
















圖表/作者提供


如果小孩想學水電、或者是烘培,那又有何不可?我們應該給他們選擇各種學習的機會,如果他們能夠提早接觸到職業領域,而不是被迫在學校當一個乖乖聽老師講課的小孩,那麼這樣的嘗試或許可以幫助他們盡早發現自己的性向與志趣。

對於那些決定在 15 歲就出去工作的人而言,我們希望能夠透過申請在家自學的方式,讓他們在想要的時候仍然能回到學校。不管是繼續求學,或者繼續嘗試下一種可能的領域,都不會因此而延誤受教權,這種高彈性的教育方式,才是我認為較好的一種學習制度。

當教師們還在為了「國文多一點時數或少一點時數」而爭吵不休時,是否曾經想過,這種大一統的教育規定,正是扼殺學童心靈的最快方法。或許有些人可以主張 「教育應該從基礎做起,所以英數理化是很重要的」,但是當這些人企圖將這種主張強制套用的其他人身上時,其實正是在摧毀我們的教育根基。這種大一統的想 法,只會讓我們的學生繼續望著窗外發呆,聽著不想聽的課,過著沒有目標的人生罷了!

 






...

有了這樣的想法,我決定要進行一個計劃,那就是號召金門大學的老師來投入這種新型態的實驗教育,希望透過與國小的合作,讓我們的技職教育能夠有一個全新的 可能性,於是我成立的下列社團,短期的目標是與「金門的國中小」合作,讓自願參加這種新型態教育的小朋友,有機會透過這種方式成為一個 Maker 型人才。
avatar
[筆記] s3fs